樊寄深

如果你高抬贵手放过我

玛丽·罗姆利的话

“对了,别忘了还有圣诞老人。孩子六岁之前都必须相信圣诞老人。”
“妈妈,我知道世上没有鬼怪和仙女。你这不是让我跟孩子撒谎吗?”
玛丽立刻尖锐地反驳:“你哪里会知道地上有没有鬼怪,天上有没有天使?”
“我知道没有圣诞老人。”
“但是你必须把这些东西教给孩子。”
“为什么啊?我不相信还教她?”
“因为,”玛丽·罗姆利简简单单地说,“孩子得有想象力。想象力是无价的。孩子得有一个隐秘的世界,里头住着从来不存在的东西。她得相信,这很重要。她先得相信这些不属于人世的东西。这样一来,等世道艰难了,孩子就可以回去,住到想象里头。我都这一把年纪了,还觉得很有必要回顾圣徒的生活,回顾过去发生的各种神迹奇事。有了这些想象,以后日子不好过,也不会钻牛角尖困在日子里头。”
“孩子会长大,自己明白事理,那时候发现我撒谎了,会很失望的。”
“这就是开悟啊。自个儿开悟这不是好事吗?首先全心相信,后来又不相信这也是好事。这样七情六欲变得更饱满,更绵长,跟着一起长呢。等她长成了女人,要是有人对她不好,让她失望,她都经历过失望了,这样也就不会经不起事了。教孩子的时候,别忘了苦难也是好事。苦难磨练人哪,让人性格饱满起来。”
《布鲁克林有颗树》

评论

© 樊寄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