樊寄深

如果你高抬贵手放过我

人间悲喜剧第4季:无限的我们(9)

身在烈火,如遇清凉境界

stucky007:

  


 


9、


 


 


史蒂夫一瞬间不知道是放松还是失落,但是紧接着就知道不可能。


 


“这本日记属于巴恩斯中士,”巴基终于退了一步,“我不为里面的内容负责——我只是把它当小说看。你知道文荒的感觉吧?你把所有的文都被看完了,烦躁不安,突然找到了心仪CP的当事人的日记,谁都会把它当成枕边书的……”


 


巴基越说越流利,越说越理直气壮,到后来更觉得全然不必心虚。


 


可这番话,史蒂夫顶多听懂了一半。


 


他五味杂陈地看着巴基侃侃而谈,心中再次升起了熟悉的、想要争辩的冲动。


 


他和巴基曾经那么要好,但他们也经常为一些事争论不休。


 


当军人还是当画家?


 


什么样的战斗才是真正的战斗?


 


正义是不是有多种形态?


 


吃蛋卷该放奶酪还是番茄酱?


 


……


 


诸如此类的问题,他们有时会挤在一张床上争辩到睡着。


 


这回史蒂夫为这本日记那么苦恼,可巴基只把它当成一本小说,他也无法追问巴基“你70多年前到底写过这本日记吗”、“这真是你的日记吗”、“这是新世界的阴谋吗”、“我们是不是接吻过”……


 


史蒂夫突然快要气死了。


 


他的胸口快炸开了。


 


有这么荒谬的事吗?


 


巴基说他和史蒂夫接过吻!


 


巴基又说把这个吻当小说看!


 


巴基还振振有词!


 


巴基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件事!


 


山姆也不觉得是这件事!


 


托尼居然建议史蒂夫去问山姆!


 


班纳博士的跳跳糖一点都不好吃!


 


娜塔莎太凶了!


 


克林特结了婚还总跟着他们混!


 


史蒂夫还得去当舞男!


 


史蒂夫觉得人生真的充满波折,走了长长的路,回头一看,没有一处是坦途。


 


他做了个深呼吸,把日记又收回来,苦笑着说:“那我也看看这本<小说>,既然你说把它说得那么精彩。正像维克多.雨果说的那样:各种蠢事,在每天阅读好书的影响下,仿佛烤在火上一样,渐渐熔化。”


 


巴基本能地觉得不妥,又没理由反驳,思索片刻:“需要我再给你一份推荐书单吗?我还有许多收藏本……等世界恢复原样后可以借给你,不过你看时必须带手套,那些都是限量发行。”


 


史蒂夫摇摇头,自从邪恶圆周率启动、巴基出现在他面前后,他第一次感觉到他们之间横亘着漫长悠久的时光。


 


那时光透明却坚固,像玻璃墙将他们隔在不同的两边。


 


 


 


史蒂夫继续阅读巴基的日记,上一个夜晚他看到接吻的那篇就停止了。


 


接吻后的下一篇日期已经是一周后,史蒂夫微微诧异,巴基从来不漏记日记,就算被俘期间的日记也会在事后一一补齐。


 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不想吃罐头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小雨


 


用香烟换了蛋卷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小雨


 


把靴子和衣服送去洗刷熨烫,花光了这个月的薪水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小雨


 


虫子会做梦吗?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如果有只大手像我拍蚊子一样把我拍死一定非常奇怪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吃河蚌肉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又吃河蚌肉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河蚌肉吃完了。


 


 


 


史蒂夫有了点印象,咆哮突击队曾行军到一片森林中,林中有潺潺的河流,他们从河底找到许多河蚌,掰开吃肉,由于烧得不得法,还有人吃坏了肚子。


 


这个认知像轻飘飘的雷霆,让史蒂夫震惊又平静地认识到这本日记是真实的。


 


他又不可抑制地想,为什么巴基会漏记一周的事,他们那段时间并不特别忙碌,一直在调查、行军,没有发生过值得一提的武装冲突。


 


史蒂夫无意识地继续翻看。


 


在经历了许多“变成鸽子就可以飞到希特勒的脑袋上”、“找到野生甘蓝”、“痒”、“蚊子有肉吗?”等等随笔后,史蒂夫终于迎来了数个中长篇。


 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在九头蛇的基地里遇到一个奄奄一息的印度人,他盘着双膝坐着,脸庞黄褐,黯然无光,我喂他喝水,他说了一句发音奇怪的话,然后翻译成英文给我听:“身在烈火,如遇清凉境界。”说完这句话就死去了。


 


我理解不了他,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么怜悯地看着我,他看着我,像看一个可怜的、快要死去的人,可明明快死的人是他自己。他的尸体焚化后形成一颗小小的结晶,我们将它跟那些受害者的骨灰埋葬在了一起。


 


一个人如果在烈火中,怎么可能感到清凉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小雨


 


史蒂夫,我有时会想,你真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人。一个人怎么可能像你这样,既温柔又刚强,既随和又固执?当你凝视前方时,我希望能知道你在想什么,因为我要照看你的背后,我会永远照看你的背后。


 


你的背影也是那么不可思议,你现在强壮的背影常常会跟瘦弱的背影奇妙地重合,无论是哪个背影都同样充满力量和希望。你变得高大,但在那发达的肌肉下,包裹着的依然是那个布鲁克林的倔强小个子。


 


我还是爱你,这一生都不会停止爱你。我看着你的背影,心脏激烈跳动,几乎要破胸而出。我的心脏如果真的跳出来,它一定会直冲入你的身躯,找到你的心脏,牢牢咬住不放,直到融合成一体。


 


所以为了不让你患上心脏类疾病,我要多吃点冰淇淋,让甜美清凉的甜品让我进入那个印度人说的清凉境界。放心吧,我的老伙计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冰淇淋吃多了,吃药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用可乐烤鸟肉吃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去挖蜂巢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被蛰的地方还挺疼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你独自微笑时在想什么,史蒂夫,当你看着篝火入神,眼睛中跳跃着活泼的红色,几乎把蓝色瞳孔染得看不出来时在想什么?


 


是在想终于来到神往的战场了吗?在因正义而倍受鼓舞吗?我也是,想到我们正在进行一场伟大的战争就觉得四肢充满力量,或许没有四倍力,但足以让我战胜一切困难和难吃的午餐肉。


 


把午餐肉放到火上烤,希望能让它酥脆些。我们以前经常偷偷在房子后面烤苹果吃,将苹果烤得失去水分,烤得能把舌头烫伤,但我们吹着苹果上的热气,傻乎乎地笑,争抢着并不好吃的、失去水分的水果。


 


那时我们有年少这面盾牌,如果时光让我穿梭回到我们烤苹果的时候,我不会去咬苹果,只会在你的唇边亲吻,告诉你:我看错了,你的嘴唇和鲜红的苹果太相像。然后我们凑在一起笑得歇斯底里。


 


那样的吻一定会像烤熟的苹果,没有水分,没有内涵,但是焦香得让人忘记一切烦恼。


 


那样的吻不需要承担严重的后果,我们不会失去彼此的友谊。


 


那样的吻非常伟大,包含了过去、现在、所有的我们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发现我很适合当诗人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真羡慕午餐肉,那么难吃的它,居然能被这么英俊的我吃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不当诗人,还是做记者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可乐和啤酒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多云


 


我真是好人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印度人吃牛肉吗?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刮胡子。


 


 


194X年X月X日  晴


 


史蒂夫,战争结束后,如果我们各自结婚,会怎么样?每周一天,跟老友一起喝啤酒、看电影。下班后会在路边店中小坐,然后分离,回到各自的家中。


 


可是我跟谁结婚?我找不到可以结婚的人。最后的结果可能是只有你结婚,然后忙着为我介绍女朋友,要让我也结婚,我百般推脱,总在约会,却从不恋爱。人们既轻视我又羡慕我,我就是个浪荡人间的弄潮儿。


 


时光一点点流逝,你的孩子们长大了,在街上跑来跑去,笑声洒满一路,而巴恩斯叔叔还是是单身汉,人到中年,却依然英俊、有魅力,你的孩子总是围着他们的巴恩斯叔叔,因为他有说不完的故事和新奇玩意。


 


你的孩子们也结婚了,我真正地开始衰老,成为邻居小孩眼中的怪老头,住在小公寓里,没有妻子、儿女,独来独往,眼神偏执,喜怒不定。


 


人们还记得这个人年轻时的样子,于是把我当成反面教材来教育子女:“你看老巴恩斯,他年轻时玩得太疯,你们千万别像他那样。”


 


你那么关心我这个老朋友,怎么可能让我一直沦落到那种境地。你终于劝服我住到你家,你和你的妻子热情地招待我,为我布置了最好的房间,把我当成家人一样接纳。你的孩子们会在周末回来吃晚餐,和乐融融的一群聚在长餐桌上,像快乐的茶会。


 


我会先你去世,这是那群科学家们说的。单身的人寿命较短,而且那神奇的血清能把你变成力大无穷的大个子,也一定能让你长寿。


 


我去世前,瞪着眼看卧室的天花板,因老头子脾气古怪,拒绝任何一个医生接近我。你在一边焦急万分,可是我不会理会你,不会在我最脆弱的时候理会你。


 


只有当牧师来到我身边时,我亲吻十字架,才把一切告诉他。这个牧师如果是个没经验的小年轻,会被我吓得呆立当场,不知道该拿一个快死的同性恋怎么办。如果他是个老滑头,会装作没听见,一言不发地任我发临终的牢骚,权当做慈善。


 


史蒂夫,你那时会多难过啊。看着你的挚友、战友、老伙计衰老致死,你会痛苦得留下泪,你的眼睛已经不再年轻,但它们依然明亮、美丽。


 


你总是明亮、美丽的,我亲爱的小个子史蒂夫,你是那么好。


 


你的家人会治愈你,葬礼结束后,你的妻子和孩子,或许还有孙子陪伴着你,宽慰你,带给你温暖和快乐,你会在亲情的包围下渐渐好起来,你一定会好起来,我的朋友,就算没有我看着你的后背,你依然是那么好的人,没有人会不被你打动,没有人能忽视你的光芒,你将获得亲人、朋友的爱和尊敬,你会幸福地度过一生,而且每年都会在我的墓碑前献上鲜花。


 


 



评论
热度 ( 221 )
  1. 樊寄深stucky007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身在烈火,如遇清凉境界

© 樊寄深 | Powered by LOFTER